烹调男性【马赛克】食用感受(慎入)

昨天13号晚上,我参加了在阿佐谷楼举行的,吃人体男性器的活动“Ham Cybele(火腿女神)——世纪饮食会”。就跟前几天的发表的博文中说的一样,我,松泽,去吃了,人类的鸡鸡。这下,我终于和汉尼拔·莱克特博士(一个高智商罪犯,杀人魔,有兴趣的可以搜索Hannibal Rising)一个这样的人一样,成为了同类相食族群的一员了哟。

总之想说的话有很多,我们就还是快速切入正题吧。
啊,还是想事先说一下,文章里放的照片,容易显示出重要部分的地方都尽量避开了。我选的“比较远,只能看到一点”“在逆光处,只能看见模糊的侧影”一类的,不太色情的刚刚达到尺度的照片,请大家事先了解一下(专门用的敬语)
但是呢,清楚的照片还是有很多的。如果还没意识到,就打开了这个博客,不小心看见的话,这辈子脑子里都会留有印记的哟。之前我好像就被管理员桑删除了博文。如果再这样的话,以后再有珍贵的活动,我也会雪藏起来的哟。

那么那么,那就详细的给大家介绍吧。

*大满员。很意外的聚集了很多20-30岁的长相清新的年轻人。

18点半到达阿佐谷楼的会场后,会场里居然大满员。
有15桌,每桌只能坐5个人左右,全部到齐的话应该有70人的样子吧。桌子上烛光摇曳,有人现场弹奏钢琴,庄严的音乐声扬起,简直像做梦一样的心情。
而且那个弹钢琴的人是个盲人。那是让人不敢相信的不看键盘,手指间穿梭的美丽的厉害演奏。本来我觉得光就这位弹钢琴的人就已经能办一个活动了,但是大家被这个地方影响脑子里都是鸡鸡的东西,所以好像都没有关注音乐。

客人里20-30岁之间的占大多数。本来我还以为是那种地下的,像鸦片馆的空气一样的地方,但其实完全不一样,聚集的都是小清新的男女,“哈哈哈哈”是个充满爱的的氛围。真意外。

*2万日元的特别VIP席能够俯瞰会场

普通的猎奇票是4000日元,有吃鸡鸡的权利的特别VIP席是2万日元,一共5位。我因为怎么都想吃鸡鸡(怎么都想吃。。囧),所以买了VIP席
VIP席在舞台正中,一般的猎奇席在高一个台阶的地方看着。客人聚成一个圆来观看。坐在这里,能看见会场里躁动的人群。我想他们肯定在想“哇,这个就是要吃鸡鸡的人也。是也是也,确实是个像是会喜欢鸡鸡的人呢。啊啊好恐怖好恐怖”,顿时有了一种不能完全说是害羞的复杂心情。

吃鸡鸡的人,加上我一共五个。活动开始之前的等待时间里,轻松的瞎聊了一下。
首先会员构成是

发表了《实话Knuckles》等作品的漫画家(32岁,男)
穿制服的男性白领和Office Lady情侣(都是30岁)
像中岛美嘉的,“诶,你丫也叫NANA啊”像这样说话的美女(22岁,女)
然后,是没表情的大家熟悉的,我

这几个人应该都从Twitter知道的活动通知。他们说都是看了被疯狂转发的性器提供者HC桑的推,觉得“哇!这个真是(厉害)!”。
吃鸡鸡的动机也各种各样。漫画家是作为工作的一个环节来的。据说看到活动通知后,马上就给漫画编辑部提议“一定要买个鸡鸡啊!”(尼玛什么漫画编辑部这么open……囧rz)
制服情侣则纯粹是出于好奇心。觉得这种机会再也没有第二次了于是就飞奔过来了……(你用得着飞奔嘛……)
像中岛美嘉的女的说的是“想知道吹的时候和吃的时候的感觉是怎样的不同”。唔……居然还有这种动机。真crazy。(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)

*首先要签同意书。签了的话,再有的精神创伤都要自己承担。

穿女仆制服的助手拿来了同意书。如果不签的话就不给吃鸡鸡。内容有以下三点

我知道用的是什么食材,是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吃的
万一有身体或精神上的创伤要自己负责
活动中可以自由拍照,但因此产生的利益损害由自己承担

总之就是,有什么都是你丫自己的责任。因为这些都有所觉悟,所以就愉快的签字了。
关于漫画Knuckles,实话Knuckles这样地下系的杂志取材,很多人问“在写文的时候,放出真相也没问题吗?”呀,还是问了啊,Knuckles。这样阴暗的活动,肯定是在Knuckles上刊登啊。因为是高三学生最喜欢看的书,所以我也当然知道的。

*舞台上,摆放着煎锅,食材等炊具。

桌子下面,保存鸡鸡的冷藏盒像个弃儿

性器提供者HC桑登场。同时饮食会也拉开序幕……

*左边是性器提供者HC桑。右边是主持人Rachel桑

开场30分钟后
在主持人Rachel桑的催促下,终于,主办人也是性器提供者HC桑登场了。
HC桑不到25岁。金色长发,穿着紧身西装,带着一顶像小丑的帽子。声音很细,给我一种很中性的印象。
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里是采访时间。主持人Rachel桑非常聪明,很多我很想知道的问题,她都深入的采访进去了。
以下是采访中很有意思的一些摘录,请欣赏。

—————-采访摘要—————–

之前为什么要切鸡鸡啊?

我是个画画的,画画这种行为是不需要性的
我不要当一个男的或一个女的,想更纯洁一点。
所以,在鸟根县的一个医院里,在生日这天把它切掉了。

不要性的话,也不需要切鸡鸡啊?

我作为一个画画的还不成熟,在想象力里还不能很完美的把性的影响去除掉。所以,只能真真儿的把它切掉了
而且,把鸡鸡切掉,对外也比较好理解我是无性的。

无性?也就是说不是想成为女性?
不是,是无性。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。

切之前,没想过要用鸡鸡这码事吗?
想过的。所以我用了。
手术前一个月我在freesex网站上不问男人女人都试过了freesex。
如果用了以后有留恋的话那就考虑不要切,结果没有留恋。
而且,因为关于性的部分都不想要,所以在切鸡鸡之前,把RT也溶掉了。在自己家里。

诶?????把RT溶掉了?????
是的,在RT上图上氢氧化钠,像烧一样把它溶掉了
当初只是想溶掉RT和乳晕,结果比想象的浸透得多,把皮下脂肪也溶掉了,疼得快失去知觉了。

(这时候场内“诶???”“真的啊”骚动起来了
真是,溶RT什么的光想想都疼得心脏缩起来了。太痛了吧。)

等等,然后呢,没事吧?
整整一天身体都挺着唉唉叫。
我保存了最开始溶掉的部分,本来想用在作品里的,因为出血坏死所以不能用了。结果,变成了像蓝莓酱那样烂烂的东西(妈呀……)
只是,我即使是这个样子,室友也是笑而不语,继续上他的网。那家伙什么也不用做就能看到这么多经验,真幸运啊(果然物以类聚)

进行这么危险的身体改造,最终想成为什么样子呢?
最终想永久脱毛,全身都是雪白的纹身这样。全身就像画布一样。RT溶掉,鸡鸡切掉以后,就不会凹凸不平而是很光滑的,自己的肉身就像一幅画一样。
并且,因为没有生*殖器,就没有生物所共有的特征,所以自己就更像一幅画了。
之后,如果手术的伤疤能去除的话,我想下半身穿上全透的衣服,或者全裸去街上散步。因为没有性器所以法律上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啊,这个应该是的吧,因为没有性器嘛。不过可能会感冒哟。
谢谢你费心了

但是呢,虽然也有很多切掉鸡鸡的,但是为什么要给人吃呢?
本来是想自己吃了,然后记录了放在网上,给那些想吃自己性器的人(你以为都跟你似的)一个参考的。现在网上好像还没有很多关于烹调鸡鸡的做法,所以手术的两年前我就开始用香蕉来练习烹调和吃鸡鸡了
只是,真的把鸡鸡切了,就变成跟自己无关的食材而变得没兴趣了。而且,切鸡鸡的手术也要花钱,所以就产生了卖鸡鸡给其他人,让其他人来吃的想法。
为了给那些今后想做鸡鸡吃的人,这次的食谱我也会给cookpad(菜谱网)投稿。

(说cookpad的时候,全场大爆笑。cookpad桑!小心了!会被投稿的!性器提供者的HC桑,就跟说的一样能看出来很想精心打扮。本来以为是充满血*腥的活动,结果还有些比较上流的笑话的。之后,主持人说“切鸡鸡的还是有很多”的样子,很有趣啊。有很多,才怪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给cookpad投稿?!你丫这样的人类,真是太喜欢了
非常感谢

给大家做鸡鸡吃这种事会放进作品里吗
不会,给大家吃鸡鸡并不是作品。只是作为通知,筹集手术后的资金
换句话说,就跟宠物小精灵里“金蛋”出来的现金差不多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我不行了,这家伙疯了吧!切鸡鸡就能变成画了?!
是的,手将成为最熟悉的存在,无性的作家做出来的作品会更接近孩子的感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大概就是这样。会场各个地方都传来爆笑,从始至终都是很轻松的气氛。
总之是,把画画作为人生全部都做到这份儿上了的,想脱离人群的探求新。我低下了头。我在网站上也看了一些HC桑的话,如果有兴趣的,也一定一定(看一下)。
情绪放松下来了,想直奔之后的主题,黑色幽默也很不错。虽然可以说又紧张又轻松,但对本人来说,把生死的界限作为题材,像插曲一样开玩笑说出来什么的,HC桑真值得敬畏。

那么,终于开始吃了!

*换上厨师装的HC桑本人开始做菜
他说平常都是一个人在家,画画,做菜,吃饭,睡觉的生活,所以料理还是很在行的。还说最拿手的料理是华夫饼。真可爱呢。

*不愧是思考了两年的料理方法,真真儿的
首先,细细雕刻有去味功效的迷迭香,并准备好加红酒的土豆片。

*蘑菇切成小丁
然后,作为肉的配料,把蘑菇切成小丁。这样的话,就能充分浸入肉汁
这个地方所说的肉汁,肯定就是指鸡鸡浸出来的汁了。

终于,从黑盒子里拿出了性器

*这个是料理前的,生的东西
这个是料理前的样子。
鸡鸡,蛋蛋,玉袋三件套(囧)被包在保鲜膜里。看了一眼,激素这些都还没变的样子。
因为样子什么的很容易分辨,所以就跟前面所说的一样,都是选的比较难分辨的照片。请理解!

参加者们争先恐后的拍摄案板上的性器

*把性器放进先前做的红酒汁里腌渍
把性器放进先前做的红酒汁里腌渍。他说有除味,在尿道里灌进汁液的两种效果。

蘑菇和蛋蛋在一起煮。因为形状很像,就像《寻找Wally》(好像是个动画片)的样子
蘑菇和蛋蛋稍稍烧一下以后,就像《寻找Wally》一样的样子。请一定在上面那张照片里把整个家族的蛋蛋找出来哟(才不要!)。
之后,用同一个煎锅来炒蛋蛋袋。因为炒蛋蛋袋会出油,所以就用这个油来炒鸡鸡。尽量不用其他动物油,只用食材的味道来料理。
另外,炒鸡鸡和蛋蛋袋的照片因为只有血腥画面,所以就不放了。大家自己想想就好。

*炒好的的鸡鸡横切面
做好的鸡鸡,蛋蛋,蛋蛋袋,男性性器三兄弟被切成等分大小。
然后,入盘,浇汁完成。

*然后,主菜就完成了!
然后,主菜就终于完成了。
还是那句话,因为有很多可怕的照片,所以只放了只有模糊影子的照片。从左到右是蛋蛋,蛋蛋袋,鸡鸡。然后是配菜的蘑菇和盛有熔化的camenbert奶酪
因为照片上不怎么区别得出,所以就解说一下

鸡鸡
我拿到的是根的部分。看截面的话,有软骨组织,是白色,其他是像粉色的红色

蛋蛋袋
看着像厚厚的鸡皮,就近仔细看的话会看到粗粗的阴*毛。

蛋蛋
内部有黄色的浆糊状的东西。应该是精子工厂的输精管吧。里面的东西是像奶酪浓汤一样的黏黏的,还拉丝的。

*终于,终于,要吃了!食人族!
在70个人和性器提供本人的注目下,终于,要吃了。
首先,大口塞进了鸡鸡,这个好硬!就像在嚼很厚的橡胶。因为还是会介意吃的是男人性器这回事,所以入口的瞬间,太硬了所以飞了出去。好硬啊,好硬啊,比起说是吃东西还不如说是做运动(谁让你吃的= =)
味道嘛,也光是红酒的味道,没有其他特别的味道。
嚼也嚼不烂,一从嘴巴里出来后,虽然是切成了一口能吃完的size,但是叉子,都必须要稍微弯曲一点儿才能叉起来。

蛋蛋袋也是,不像平常那样的软硬程度。
平时那样随风摇摆的,柔软的样子,谁能想到在这里却这么硬!不,谁都不能想到!
因为平时保护着有生殖功能的蛋蛋,即使平时看起来挺没出息的,但是该硬的时候还是要硬的啊。在所有部分中是最硬的!除了一小点,一小点,细细的切好吞下去以外就没其他好说的了……
这个也是基本上都没有味道。

蛋蛋还稍微有点味道
外面皮的部分还是很硬很硬,内部的黄色黏黏的东西倒是挺柔软。像浆糊一样,颜色、口感都和奶酪浓汤差不多。只是那份黏着感,比起以前吃过的任何一种食材都坚强,入口以后怎么都不能融化。不管过了多久,拉丝都还在嘴巴里面,有种违和感……
味道嘛,有点生生的腥味,应该像味道清淡的蛋黄。不对,腥味跟野猪肉(这你也吃过?)相近,和野兽的臭味差不多。总之不好吃,还挺难吃的。

VIP席上的其他几人,也因为太硬了在苦战的样子。
主持人把麦克伸过来说“请说说吃后的感想吧”,大家都说“很意外,很硬”“硬就一个字”这样的对硬的评价。
也有说,“嚼蛋蛋袋的时候有汗味”“蛋蛋里有精子味道”这样感想的。对味道敏感的人应该能感觉到吧。

然后,在这儿说点玩笑话。
因为太硬了,没有全部吃完,就给会场上一个我认识的男的分了一点鸡鸡。他问我“可以的话,能给我吃一片吗?”,然后我说“好!请请!”就颠儿颠儿的送过去。
然后,结局是,我和这个人和一起来猎奇的几个朋友一起走到车站去了。然后,在会场内还很淡定的他,一出去就落荒而逃了。问他“觉得怎么样?”,他说在吃鸡鸡的时候还好,但是在吞的瞬间就觉得超级后悔,“不得了了,居然做了这种事情!踏上了常识意外的道路!”眼神都空洞起来了。
“被会场上的氛围影响,就变得不是自己了,不能回到原本的自己。做了这种亏心事什么的……”,脸上也露出了苦闷的表情,然后车站就到了。和他就分别了。
“吃鸡鸡”这种行为,对人的影响真是不止如此啊,我如此深深的感慨。
不过……就当玩笑了。

总结

总听都市传说里说人肉很美味,真是扯淡。总之,鸡鸡就是很硬,非常硬,我靠怎么能这么硬。吃鸡鸡这种行为,比起说是吃东西更不如说是做运动。这是我得出的结论。真的很硬哟。

性器提供者 HC桑的Twitter
同上 HC桑的网站
阿佐谷楼5月计划
(应该是一些链接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然后,到这里虽然报告就结束了,但是也会有人说“拜托了!我们有所准备的!请放一些清楚的照片!”的吧。
为了这种人,我在个人页面放了三张,料理好后的照片。只请那些淡定的人看!点下面的登录,昵称栏你懂的,密码栏写“misete”。(好像手机看不了,请用电脑看)
但是,因为很厉害很厉害的照片并没有放上来,所以还是可以继续介绍厉害的活动吧。

这个是设置为个人页面的。得到许可的user才可以看到。

(以上是傲娇的博主写的,所提到的三张照片已经被原文转载亲贴出来了,如下,慎!)

蛋蛋袋
到处都是根根分明的毛

鸡鸡
白色的部分好像是软骨组织。不像看到的那样,靠硬死个人。

蛋蛋
内部的黄色浆糊物非常非常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下面是溶RT的部分,只是Twitter更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到现在位置都挺顺利的。镶嵌进去的人工皮肤也挺不错。抑制生成肥厚性瘢痕很重要,受伤后六个月内都要穿压迫胸部的紧身衣吧。

一周过去了。虽然大部分能看到了,但是为了防止二次感染,在人工皮肤外面用了消炎药纱布包扎着。

烹调男性【马赛克】食用感受(慎入)》上有27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